飞不起来的鸽子

[十面埋伏|金捕头✕刘捕头]

就是,我是奔着华仔去看的十面埋伏,然后 [可能是光顾着舔颜了没太分析剧情] 就觉得刘捕头 [好靓仔啊啊啊!!!] 看着金捕头在牡丹坊里和小妹调情,然后树林里小池塘边这样那样等等等等就有点吃醋 [事实证明我想的没错,不过最后一下子反转我就疯了,小妹变心了开始,嗑错了cp的我就看不下去了] ,所以 [丧心病狂的我] 在剧情里金捕头和刘捕头碰面的第一晚,我混乱的脑子里是这样想的:



—————我是分割线—————


天色渐晚,伴随着篝火声和一声声凄异的鸣叫,随风睁开了紧闭的双眼。


拾够柴火木枝点燃篝火后虽还不到戌时,两人却因一天的苦战而早早休息下了,然过了许久后本该睡着的随风却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神清明,毫无一丝睡意。轻轻抬起头,看到躺在旁边的小妹双眼紧闭,气息平稳,诚然已安稳的熟睡,轻易不会醒来。随风便拿刀起身,刻意放轻脚步,见落叶因为踩踏而响起的轻微沙沙声也未将人唤醒,便放心大胆的迈开了步子,向树林深处走去。


略微急促地走了好一会儿,随风便开始频频回头环看四周,表情严肃,似是在担心小妹会突然醒来发现自己不在而跟过来,又似是在寻找什么,期待又急切。皱起的眉头在看到树林深处某个人影时微微舒展开来,迎着对方的步伐走了过去。


“弟兄们都跟着?”


“今日之战,我想足以蒙蔽小妹。从明天起,弟兄们就不再现身追杀了。”


来人见到随风安然无恙,便收起了拿在手里以备不时之需的长刀,左手却依旧搭在刀柄上。保持着警惕的同时却又不由自主的将眼神落在抱着刀的随风身上,不知是因为礼节还是别的什么。话音刚落,又仿佛因为对方忙着环顾四周而没有理会自己,而有些尴尬的转过头来看向别处,像是在观察着周围环境,提防着紧急状况发生。


“那好,也省我几支箭。”


听到不用再费心费力地同弟兄们演苦肉计,金捕头松了口气,有些高兴的回头看向刘捕头,却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在看自己,只留给自己个侧脸,望着远处。金捕头不由得向前凑了凑,又突然发觉好像有些不妥,掩饰一般连忙快步拉开距离,想盯着刘捕头看又不敢,眼神只能停留在余光可以瞄到刘捕头的位置,装作在观察四周情况的样子。


“哎,有何线索?”


瞥到刘捕头转过了头看着自己,金捕头连忙如愿般将飘忽不定的眼神黏过去,却又因为问题的结果而沮丧,微微摇了摇头,皱起好看的眉头。


“还没有。”


像是怕对方失望,刚黏过去的眼神又飘去了别处,不敢看他,抱着刀走得更远了些,却也不过是两三步的距离。


看到金捕头这幅沮丧又好似心虚的模样,又回想起早些时候因池塘边的情况自己离开了一会儿,刘捕头稍稍眯了眯眼,转过头去, 冷漠的语气中同时又有些生气。


“你不会露出破绽吧。”


“你放心。”


听到对方的质疑,金捕头连忙否认,回过头看到刘捕头又转过了身去不再看向自己,心下无奈。


“对付女人,我从不失手。”


“小妹被我哄得很好。”


金捕头勾起抿起的嘴角,凑近表情不太好看的刘捕头,看到对方还是不理自己,怕对方不放心一般又补了一句,倒真像是个随处风流的花花公子在炫耀一般。


“我提醒你,不要对她动心。”


刘捕头的表情并没有因为对方仿如炫耀一般的调笑话而有所松动,转过头看向了背对着自己的金捕头,平静到有些空洞的眼睛眨了下,平稳又缓慢的语速像是用尽了力气刻意地做出,声音低沉得有些轻。


听到对方这番话,金捕头有点不可思议缓慢的回过头,对方没有表情的脸看不出任何真实情感,金捕头感觉对方刚刚像是开了个不相信自己的过分玩笑。


“什么心?”


快步走近,在两人之间的距离还剩下不到半步的时候,在刘捕头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眼神移向地面的时候停住脚步,笑问到:


“色心?”


看到话音刚落刘捕头便忍不住将眼神又从地面移到了自己身上,抿着嘴看不清眼神里包含着什么情绪,金捕头不由得轻笑出声,踱步到一旁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刘捕头才好。


刘捕头眨了下眼,见金捕头的态度如此不认真还笑出了声,有些气恼的眯了眯眼睛,盯着前方不再看他,却又忍不住提醒强调,认真些,不要轻敌。


“飞刀门帮主的女儿一定诡计多端 。不要被她迷住。”


“她怎能迷住我。”


本是一句反问却被硬生生说成了阐述的语气,其中的无奈之意简直是满到溢出,金捕头抱着刀慢慢地走过来,歪头凑上前去,目光灼热的盯着眼神不在自己身上的刘捕头。不同于在目盲的小妹面前未曾到达眼底的笑意,此时金捕头的脸上是迷人又宠溺的笑容,眼神里盛满了无奈和好笑。


“这姑娘是颇有些姿色,可是……”


距离逐渐因为金捕头的前倾而缩短,直到鼻尖若有若无的碰到了脸颊。温热的呼吸尽数扑在脸上,刘捕头直视前方的眼神变得有些动摇,周围的空气仿佛变得有些躁动。


“你觉得在我心里,她比得上你?”







[然后我感觉此处应该有辆充满控制欲和占有欲的小车车]

【扫毒2|地天】手

不好意思,我疯了,我直接把天哥写死了。所以死亡预警⚠️

是这样的,我又双叒叕一次刷扫毒2的时候,我看阿巴斯变刺猬那段,阿明给天哥递针管,我看到了那只手,我就啊啊啊啊啊太好看了吧啊啊啊啊(咦我的屏怎么脏了,吸溜)

不过那个婚戒真的很有存在感哈哈哈哈

所以这篇文我刚开始是想吹手的,后来写不下去跑题了就又只是想写最后那一句话,然后就不知道为啥磨磨唧唧的写了一大段废话……

以上,不好意思我相当聒噪,咳x

是个没啥特殊意义的,碎碎念?

ooc是会有的,我只是个脑补的,他们太美好,我写不出来呜呜呜

------我是分割线------


余顺天躺在冰冰冷的床上,很安静,很平和。洁白的床单反倒衬的他苍白无力,即使身上黑色的西装一如既往的一丝不苟,袖口也终于好好的系上了,白色的衬衫袖子将手臂的线条尽数遮掩,只是因为屈肘的动作使得一节手腕悄悄露出。


与十几年前需要拿刀的日子相比,这双手腕变的纤细了些,有些光滑白皙的皮肤和那些本该附在手指内侧或早已不见或淡了下去的茧子,无不展示着现在这双手已经不再拿刀或者拿枪,而是拿笔的。但也许这双手不再那样的有力,却依旧使人忌惮。余顺天太平绅士,禁毒主席,掌握着好几家上市公司的大部分股份,甚至整个香港都在猜测他是否有意图想要掌握整个股市。从见血到不见血,从黑到白,从正兴的天哥到顺天控股的财术天王,他总是有能力的让人忌惮,然而现在他只是躺在床上,闭着眼,仿佛睡得很沉,没有微笑却表情宁静,仿佛在做一个放松的梦。 


地藏慢慢的走向前靠近他,崭新的皮鞋踩在柔软厚重的地毯上没有一点声响,然而他还是走的很慢,很轻,像是怕惊扰到闭着眼躺在床上的人。 


窗帘随着风轻轻晃动,因而几缕将尽的晚霞偷偷从侧面的窗户照射进来,橙红色的光投在余顺天苍白的脸上,使其增添了些有人气儿的血色。地藏先只是一动不动的注视着余顺天,盯着他平静的表情。十几年前他是正兴的天哥,话事人的侄子,多少人怕他敬他,总是带着些漫不经心的笑抽着烟,或者拿着刀严肃的吓人。后来他是人们眼中的成功人士,扎起在头顶的小揪揪和鼻子下的胡子消失,休闲随性的牛仔裤也被埋葬了过去的正装所取代,整洁又一丝不苟,头发剪短用发胶固定,脸上总是得体又有些生疏的微笑。对于地藏来讲却觉得那表情再怎样完美也显得如此虚假,都不如每次见了自己微微皱起的眉头,但不管怎样也好过他现在的面无表情。 


执起那双安放于腹部的手,地藏看到了系上了的最紧的那颗袖扣,袖口严丝合缝的箍住了手腕上方。地藏看着,觉得尤为碍眼。天哥从来都不喜欢系紧袖口,本来手腕就算得上是纤细,却也只会系最松的那颗袖扣,更不要说以前连系都不会系了。忍不住伸手将袖扣解开,从右手腕到左手腕,却没有像是放开右手那样放开左手,而是捧在手里。 


余顺天的手没有多细腻,作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性,细白柔软是不可能的。毕竟拿过二十多年的刀,多多少少会留下些印记。地藏用左手去托住。那只有些僵硬苍白的手没有温度,仿佛比那三根金属的手指都冰冷。不敢用力去捏,只能用大拇指若近若离的摩挲着手背,温热的手心小心翼翼的将其握住的样子像是想要将温度传递过去,却终究只能多多少少的温暖半个手掌而已。


这双手骨节分明,修长又有力,没有经常做苦力的粗糙感,手背上也没有太过分的青筋。这双手从前举起过盛满酒的酒杯与自己的相碰,夹起过刚从烟盒里抽出未点燃的烟递给自己。这双手从前搂过自己染血的肩膀将自己靠在他身上,拿过刀砍过人给他们开出一条路。这双手从前揉过年少时自己的发顶,捏过自己的脸颊。 


但也是这双手斩断了他们之间二十多年的情分,将最亲密的兄弟变的面目全非。 


地藏搞不懂,为什么天哥当年不信自己,为什么他可以如此狠决的下手。当年看着在医院包扎好的手却没有等到一句道歉或关心,地藏告诉自己,要恨他,恨他冷漠,恨他无情,恨他将二十多年的兄弟情弃之不理。他痛恨毒品,我就去做毒品,我还要做的大,做的好,我要掌握整个地下王国,我恨他,他不道歉,我就要他也恨我。 


可是他从来没想过要他死。


他们告诉他,余顺天胸口中了四枪,其中一枪直接就打在了心口,当场就死了,抢救都没必要。如果想看的话扒开衣服就可以看到那些狰狞的伤口,可是地藏不敢。他们以前其实不怕拿刀被人砍,最怕的还是对方拿了枪。余顺天曾经给他挡过颗子弹,地藏永远都忘不了当时的血流如注,留下的疤现在还在腹部。他永远都不想再看到那些狰狞的枪伤出现在余顺天身上,也不愿去想象此时整洁西装下的几个枪眼会有多狰狞,会不会看到已经停止跳动了的心脏。


将那只冰冷的手贴于脸颊,地藏觉得自己应当是会哭的。但是他没有,连眼睛都没红,只是那颗沉下去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撕裂,疼痛感顺着血液流经全身。一种莫名的念头使他侧头在余顺天的手心留下一枚吻,仿佛是将这么多些年来所有的复杂感情都印了上去,随后从腰侧拿起了枪,抵上下巴。 


在扣下扳机的时候,有一个念头在地藏的心里一闪而过。


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实在晃眼。


【扫毒2|地天】磨磨唧唧的一发完

我,墨迹了快半个月了吧,终于,把这个要命的 小破车 写出来了。

然而他辣眼睛啊!!!仿佛开在崎岖的山路上,磨磨唧唧磕磕绊绊的在翻车的边缘试探,还贼难吃,我哭了。

警告⚠️:超级严重的ooc(到没眼看的地步了,求你们慎点)、pwp、产/ru、有口

请慎点!

说不定看个开头就会难吃的退出来哈哈哈哈x

这是写给一个思维危险的姐妹的呀哈哈哈哈哈

请不要吐,起码,别吐我脸上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521583

【扫毒|地天】大家七夕快乐(?)

昨天出门被虐了才想起来,嗯?七夕了???

所以七夕(都过)了,我还是比较适合写 ooc小短文 x

其实不算车我拉灯了哈哈哈哈哈哈,极度ooc请慎点,还超级超级超级短x

(打人犯法的,警告jpg)

(其实就是感觉七夕节了,我可以发发疯x)

【扫毒2|地天】一发完(超难吃)

是一辆,试图开起来但是失败了的,超级超级超级难吃还ooc没剧情的,电动的婴儿车 ?

【扫毒2|地天】一发完(?)

在看完扫毒2之后我就死了,因为我发现我又双叒叕入了个冷cp_(:зゝ∠)_可是不管你们信不信,我竟然看到了莫名很强的性张力……


这篇文是在一个这样的情况下写的:


我对大脑说:教练,我饿了


大脑回答我:你他妈没手?


我对大脑说:可是我没写过……


大脑回答我:你他妈没手???


我对大脑说:那教练,我想写车!


大脑回答我:你爱写写关我p事


所以这就是个 超级无敌巨ooc+无逻辑没营养会被打不好吃 我发疯写出来的没有任何观看意义的,婴儿车 ?


(不过说真的刘德华和古天乐的这个颜值和这个演技不脑补点什么我都对不起我自己x)